Saturday, January 3, 2009

PLEASE RESPECT DECISION OF DELEGATES.



未及辞国会议席,蔡细历情有可原
Tan SA 1月4日 中午12点19分
蔡细历告诉报界,去年光碟事件爆发之后,他在元旦日致函首相一并辞去全部党政要职,满以为一切相关手续办理完毕,不过,过后才知道必须亲笔致函给议长,才可以正式悬空国会议席。老蔡于是根据手续,准备拟好辞职信呈上给议长,奈何事情演变太快,国会在2月13日宣布解散,所有国会议席宣布正式悬空,辞职的问题也就不存在。
老蔡的解释合乎情理,一般社会人士不难接受,毕竟,当时落难落荒的他,心乱如麻,那有心情理会这些烦闷悲痛的事情,如此稍微拖延,错过及时呈辞的时机。当然,政治终归是政治,一些党内有心人就不是那么宽容看待,老蔡全心交代事情经过,被他们夸大其词,极尽丑化贬低,说是不诚实的行为,企图欺骗党员群众等等。
老蔡从权力高峰跌落谷底,当时的他那里知道国会什么时候正式解散,又怎样预知大选后黄氏兄弟落荒而逃?因此,说他预早策划卷土重来,根本上不合乎逻辑的。老蔡肯定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要不然怎会被人设下陷井,在酒店内录下性爱光喋,更何况黄氏兄弟牢牢控制党政大权,东山再起之路早已切断。
另一方面,雪州联委会法律主任林圣才大律师也直接了当的指出,如果老蔡在党选之前站出来解释“来不及辞职”的来龙去脉,也许选举结果就不一样,言下之意等于承认了他和他的同路人并不在乎老蔡有没有及时辞职,他只是在意老蔡会为什么不会输掉党选而已。好了说到这里,原来事情真相只是那么简单,林圣才企图追究的重点,并不是法律、道德或诚信的问题,而是不甘心蔡细历命不该绝,出乎意料赢得党选。如果10月18日那天,老蔡气数已尽输掉党选,从此在政坛上消失无踪,林圣才以及他的同路人就不必那么辛苦了,夹持律师的身份,到处说三道四。跟其他人相比,林圣才算是比较忠厚的政敌,毕竟,他自己穿破底牌,承认了“党选结果可能不一样”的事实。
当然,从林圣才的自我招供,完全突现一个事实;以翁诗杰为首的马华当权派,时下最重要的议程不是改造、不是重建,而是歼灭摧毁政敌。满口道德、满口仁义,马华当权派把自己的票选署理总会长视为洪水野兽,视为头号敌人,虽然不知道会不会绝后,肯定是空前的记录。这场肮脏恶心的游戏要玩到什么时候,翁诗杰不会承认自己在完弄权术,其他跟班的更不会承认自己是朝廷爪牙,可是,今天的党员和群众绝对不是60年代的阿斗。
60年代时期,领袖讲两句敷衍的话,再大的议题也就轻骑而过,但是,随着教育素质提升,今天的基层有不少比领袖更聪明。他们不追逐官位,不追逐党职,然而,领袖在背后做些什么,为私自还是为整体,为个人还是为民族,他们一目了然。基层厌倦了,华社厌倦了,可是,党内当权精英继续展开打压分裂行动。他们的目的还没有得逞,不过,一旦他们的目的达成之后,也就是整个党沉沦灭迹的时候。党内当权精英,醒醒吧,党选已经结束,党不是你们的私人产业、党章不是你们的玩物,中央代表的决定更轮不到你们随意更改。
蔡细历的问题,不是个人的问题,是全体中央代表的问题,好或不好,你们接受权力委托,就得尊重中央代表的决定。

6 comments:

UNCLE BOO said...

分析到有条有理。

分段会比较容易看。

马华KJ said...

Uncle, when MCA can be reform since the party top leadership have different direction?

UNCLE BOO said...

reform? next term lah, i think!

because OTK is busy to kill CSL this term. no time yet.

马华KJ said...

yes, not only OTK, but whole his group too, all the high position in party and overnment are keep finding manner how to attck CSL.

This waste time and make members angry, pls, pls, pls, work properly and seriously, not make members disappointed.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sorry KJ, not all the high position's guy try to kill CSL, they are just try to carrying OTK's balls, once the top person changed, you will see the diffidence face totally.

马华KJ said...

Yes poli, that is culture we called PLP.

right?

Haha